我听过最大的笑话,就叫“感同身受”

  01。

  早几年,还没放开二胎那会,一个女人怀孕了,验了B超,是个女儿。

  婆家全家出动,劝女人把孩子流了。

  婆婆说:“我们家的香火全在你这肚子里呢,换我是你,我也流。”

  大姑子说:“孩子又没成型,有什么好心痛的啊?”

  小姑子说:“现在的人流手术很先进的,下地就能走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  丈夫说:“你怎么就非要跟全家人对着干呢?因为你的事,大家都吃不下饭了。”

  女人没办法,只得流。

  她明白,她是这个家的外人,没有人会心疼她。

  在这一家子老老小小看来,她肚子里的女婴,就像一个肉瘤,割了就割了,留着反而是个祸害。

  做完流产那天,娘家的亲戚们赶了过来,妈妈抱着她哭成了泪人,这么多年捧手心里的女儿,怎么嫁到别人家去遭这种罪啊?就连一向不苟言笑的爸爸,也偷偷地红了眼圈。

  心疼,是真心疼。不仅疼那个流掉的孩子,更心疼自己一手拉扯大的女儿。

  可是婆家人有什么呀,婆家人开心着呢,这一胎没了,还有下一胎,下一胎是个男孩,自己家的香火可就有了,好着呢!

  他们像过节似的,买了鸡、买了鱼、买了肉,一家人欢欢喜喜地劝女人吃饭,婆婆说:“等身体养好了,就赶紧地再怀一个,年纪也不小了……”

  等到第二年,小姑子结婚了,没多久也怀孕了。

  巧了,小姑子嫁的这户人家,也指望她生一个男孩来传宗接代。

  但不幸的是,托了人悄悄地验了,竟然也是个女的。

  小姑子的婆家也死活不同意,生女孩哪行啊,自己家本来就一个独苗,总不能断了香火。

  不行,得流掉,不流就得离婚。

  小姑子哭哭啼啼地跑回家,要做母亲的人,始终是有些慈悲的,再也说不出“下地就能走”这样的话,她哭诉道:“怎么会有这么狠心的人啊,自己的骨肉都不要。”

  这会儿,这一大家子急了,捋起袖子要去找男方理论。

  女人站在门口,看着这一家人义愤填膺的样子,又解气又好笑。那些话她还记着呢,记得请清楚楚。

  “我们家的香火全在你这肚子里呢,换我是你,我也流。”

  “孩子又没成型,有什么好心痛的啊?”

  “现在的人流手术很先进的,下地就能走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  “你怎么就非要跟全家人对着干呢?因为你的事,大家都吃不下饭了。”

  当时说得多轻巧,现在怎么反倒急了?

  02。

  针不扎在你身上,你就永远不会知道疼。

  刚刚结束的电视剧《我的前半生》里,有一幕令我尤其印象深刻。

  陈俊生跟罗子君离婚后,想要回原先的大房子,子君提出要五十万,他便叫自己的父母去找子君打感情牌。

  子君不答应,陈俊生的父亲就说:“子君,我一直认为,你是个善良的孩子,怎么现在你变得这么狠呢?”

  你怎么这么狠呢?罗子君争取孩子的抚养权时,陈俊生的妈妈也是这么说的。

  自己的儿子出了轨,反而责怪儿媳妇心狠,不肯让出抚养权,不肯交出大房子。可在陈俊生父母看来,这就是天经地义的,因为他们只能感受得到儿子的窘迫,压根体会不了前任儿媳的痛苦。

  你永远不能指望他人感受你的感受,除非,他有一天遭遇你的遭遇。

  前段时间,林肯公园主唱在家中上吊身亡。这个男人,从7岁开始遭到一名成年男子长达6年的性侵犯,无处寻求帮助,只能沉溺于酒精与毒品。

  而在一篇悼念他的文章下面,我看到一个评论:自杀的人,极为可耻。

  简短的八个字,把人性的自私、浅薄还有那颗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看客心,表现得淋漓尽致。

  祝愿他,一辈子不要经历痛苦无助,一辈子不要陷入命运茫茫然而又无从逃避的漩涡,否则哪一刻产生轻生的念头,也有人高高在上地评论一句“极为可耻”。

  自杀的人不是想死,他是活不下去了,没有活路了。

  网上曾流行过一段评论:对一个抑郁症患者说“世界很美好啊,你为什么不笑”,就好比对哮喘患者说“空气多好啊,你为什么喘不上气。”

  肤浅、无知、可笑。

  如果我们做不到感同身受,能不能不要在他人的苦难面前,摆出一副盛气凌人的姿态?

  这并不能彰显你的优越,反而会看起来很蠢。

  03。

  廖一梅说:“每个人都很孤独。在我们的一生中,遇到爱,遇到性,都不稀罕,稀罕的是遇到了解。”

  我们活在世上,理解原本就是一件昂贵的奢侈品。

  我们不明白那个走在街上的女孩,为什么会无来由地嚎啕大哭;

  我们不明白那个要养家糊口的男人,为什么会抠得买不起一包烟;

  我们不明白那个情绪失控的妈妈,为什么会抱着孩子逃出家门;

  乃至于我们自己,也有许多无从说起的心事。

  你在一个黄昏喝了酒,想找个人讲一讲心底的秘密,翻开通讯录,却又只能摇摇头,算了,还是算了。

  你被曲解被误会被冤枉,百口莫辩想要有个树洞,可是把话都说了出来,对方却微笑着跟你讲:“哦?就这样啊,我还以为有什么天大的委屈呢。”

  我们每一个人,都是这个星球孤独的产物,因为我们都在经历着,独一无二的经历。

  英国作家毛姆有一段话说得非常好:

  我们每个人生在世界上都是孤独的。每个人都被囚禁在一座铁塔里,只能靠一些符号同别人传达自己的思想,而这些符号并没有共同的价值,因此它们的意义是模糊的、不确定的。

  我们非常可怜地想把自己心中的财富传送给别人,但是他们却没有接受这些财富的能力。因此我们只能孤独的行走,尽管身体相互依傍却并不在一起,既不了解别的人也不能为别人所了解。

  我们只能孤独地行走,尽管身体相互依傍却并不在一起,既不了解别人,也不能为别人所了解。

  04。

  最后,我们又再说回开头。

  我的老家是一个特别重男轻女的地方,老一辈的人尤其如此。

  有一户人家的媳妇怀孕了,托了人悄悄地验了B超,是个女孩。

  护士指给孕妇和她的婆婆看:“这个就是小婴儿,是个穿裙子的。”

  显示屏上,那里有团小黑点,不停地在跳动、翻滚,宛如一颗小心脏。

  小媳妇战战兢兢地看着婆婆,婆婆的脸都快沉到地底了。她料想,这个孩子,十之八九保不住了。

  回去的路上,两个人一直没说话,婆婆就一直沉默着,沉默着。快到家门口了,老人突然跟她说:“回去咱俩就说这是个男孩……”

  媳妇不解,问道:“妈,你就不想要个孙子吗?”

  老人说:“想,怎么不想,我做梦都想,可是那是一条生命啊,她都会跳了……”

  我们或许无法感同身受,但我们还能选择善良。

  ---选自《晚安少年》